星空下的美军联合终端攻击控制员

受美国《反恐》杂志委托,安德鲁·巴尔科姆去年夏天访问了位于克拉科夫的波兰特种作战司令部POLSOCOM。本文由《反恐》杂志授权转载,所有图片版权归POLSOCOM所

美国空军帮助美军扭转了反游记战的局势。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公爵”特遣队的士兵们鱼贯而出,荷枪实弹。这次巡逻所

图片 1

图片 2美国空军帮助美军扭转了反游记战的局势。

受美国《反恐》杂志委托,安德鲁·巴尔科姆去年夏天访问了位于克拉科夫的波兰特种作战司令部POLSOCOM。

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公爵”特遣队的士兵们鱼贯而出,荷枪实弹。这次巡逻所要穿越的地形非常壮美,崇山峻岭中散布着刚翻耕过的土地和砖垒的村庄。山羊粪便和干草燃烧冒出的炊烟飘荡在天空中。

本文由《反恐》杂志授权转载,所有图片版权归POLSOCOM所有。

阿富汗的霍斯特省与巴基斯坦接壤,以山脉为界,这里也是最为危险的地方之一。从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市(哈卡尼武装分子的老巢,该组织是塔利班旗下最残酷无情的叛乱组织)步行到这里只需要半天。

这次的旅程是令人难忘的,因为波兰人非常开放的为他展示了特种部队。这段经历也是独特的,因为其中一个部队特地讲述了身处复杂情况下,他们是如何完成危险复杂的人质营救的故事。

自从去年夏天以来,哈卡尼武装分子向这一地区派遣了“死亡小队”,至少在霍斯特省制造了35次袭击和公开处决。受害者包括政府官员、部落首领,以及与美国或阿富汗军队合作的村民。最近,从俘获的叛乱分子手中缴获的一段视频显示,十具尸体被扔在路边。

在今年早些时候,媒体开始流传一小队波兰突击队员,从被叛乱分子占领的帕克提卡省省长大院中,救出了若干名阿富汗人质的故事。

这一地区属于北约东部地区司令部管辖,简易爆炸装置袭击一直是最频繁的。但是由于美国军队通过巡逻从当地居民那里得到了情报,70%的IED在爆炸之前就被美军拆除了。

不过首先我们要介绍下,关于波兰人最近这次在阿富汗行动的背景。

当巡逻队接近一个砖垒的村庄并准备进入肮脏杂乱的街道时,第1步兵师第6野战炮兵团1营的炮兵指挥官卢克•哈得斯佩斯上尉向队伍中的一个人喊话。

2009年,驻阿富汗的波兰军队增加到了2600人。波兰政府掌控着加兹尼省,波兰的特种作战特遣队——49特遣队从坎大哈转移到了在加兹尼的前线行动基地。

“喂,我要你紧跟着我”,哈得斯佩斯告诉美国空军资深士官布莱恩•瓦尔特斯。

图片 3

图片 4

图1: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美国陆军卢克•哈得斯佩斯上尉正在与美国空军资深士官布莱恩•瓦尔特斯。哈得斯佩斯说空军JTAC所带来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是获得地面作战胜利的关键。

JWK的阿富汗学生们。PRC是阿富汗治安不稳定省内的重要战斗力量

瓦尔特斯穿标准迷彩服,拿一把M4步枪,与队伍中的其他士兵没什么不同。但是近距离观察,就会发现瓦尔特斯携带了不同的装备——包括一台多波段
无线电,内置激光指示器的双筒望远镜,用于数字化协调近地支援的“可穿戴式电脑”,一部手持GPS接收器,一个远程操纵视频增强接收器(简称Rover,
可以将飞机上采集的全动态视频传输给地面部队)。

2010年初,波兰特战司令部下辖的另一个单位——50特遣队调防到了加兹尼这个“波兰省”。该部由来自1
PSK——也就是特别突击团的人员组成。他们部署在两个主要的波兰基地——加兹尼基地和勇士基地,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指导并训练阿富汗警察的特种单位——加兹尼省的省内快速反应连(PRC,Province
Response
Company)。50特遣队的任务包括了:侦察、直接行动以及协同PRC抓捕高价值目标。2011年,上级决定由50特遣队负责帕克提卡省PRC的培训工作,所以50特遣队的一个分队被部署到了沙兰基地。

哈得斯佩斯要求空军JTAC靠近他只有一个原因:瓦尔特斯是他请求空中或太空支援的直接通道,而在几年前,这种支援只有一级司令部才能得到。如
果感觉自己面临着威胁,瓦尔特斯可以呼叫一架B-1轰炸机在5000英尺的高度进行一次飞越——这种恐吓战术在阿富汗早期任务中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图片 5

瓦尔特斯还可以从头上飞过的MQ-1“捕食者”无人机那里下载全动态视频,这可以让陆军指挥官清楚地看到村子周围过来的人。

努力建立良好关系,一直是他们与阿富汗安全部队及当地百姓形成密切合作的主要手段。但是波兰人并不乐于冲在最前面,他们正忙着训练阿富汗人能自己指挥反暴乱作战。他们的努力使抓捕高价值嫌疑人和突击IED工厂行动取得了较高成功率。每次行动都有阿富汗队友的配合。

如果巡逻队遇到袭击,瓦尔特斯可以指引近地支援,协调各种飞机,如陆军的武装直升机和空军的F-16和F-15,甚至可以按照地面上的情况挑选最适合投掷的武器,以及制定交战规则。空军JTAC所具有的这些能力使他们非常受陆军步兵部队的欢迎。

50特遣队的副队长表示,“阿富汗人拥有悠久的战斗传统,我们明白,如果我们能对他们表示信任和尊重,他们也会信任并尊重你,然后他们会跟我们一起投入到非常危险的情况中去。”他还表示,“如果阿富汗战士被激励出士气,那么他们会为你奋勇作战,必要的话会为你冒巨大的生命危险。”

“在进入战场时,没有一个地面部队指挥官会对JTAC说‘不’,因为它们完全改变了我们的作战方式,”
哈得斯佩斯解释道,“他们能呼叫来的不只是火力。他们带来的ISR能力至关重要,这也是潜在的恐吓因素。如果我要JTAC呼叫来一架直升机或飞机,那么我
就知道没人会向我开枪了,因为敌人也非常清楚我们的空中力量。这无疑是向这一区域不怀好意的人发出一个强烈信息——在骚扰我们之前,最好考虑再三。”

今年初在帕克提卡省,50特遣队被召来协助解决一起复杂的人质救援行动。这个行动是在被他们训练过的阿富汗警官们的协助下进行的。

傍晚时分,巡逻队走下村子中一条狭窄的街道,哈得斯佩斯敲响了一间房子的门。通过翻译,他要求与主人谈话——一名阿富汗边境警察高级指挥官。夜幕降临,雾气笼罩山脚,哈得斯佩斯、瓦尔特斯和其他几名士兵与几个阿富汗人坐在一起,讨论这一地区塔利班采用的新战术。

接下来的内容,是由参与过这次行动的波兰JWK老兵提供给作者的。

突然有一个阿富汗人注意到了瓦尔特斯的手持GPS,当明白了这个设备的用途,这个阿富汗人要求确定一下他们所在位置的坐标。哈得斯佩斯立刻警觉起来。

The Counter Terrorist: TF50 Hostage Rescue Operation in Afghanistan

“他为什么要知道这个?”哈得斯佩斯问道,之后他告诉瓦尔特斯给他错误的坐标。这对现代反叛乱战争中的技术力量来说也是一种提醒——一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事,例如GPS坐标,可能意味着生死一线。

反恐:50特遣队在阿富汗的人质救援行动

尽管大多数人无法从陆军巡逻队中找出JTAC,但是他们的作用却是显而易见的,使得空中力量和地面部队的融合达到了空前水平,并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军方执行反叛乱作战的方式。

沙兰市省政府大院 帕克提卡省 2012年1月10日

尽管传统经验表明阿富汗的COIN作战应当是一场步兵的战争,但是在那里区分敌人都一直是个挑战,冲突的本质要求美国空军和陆军进行密切协同。所以在执行一些高风险任务时,如果没有JTAC所带来的各种能力,陆军指挥官将会犹豫。

1月10日,沙兰市,一个当地阿富汗要人参与的会议正如其举行。来客名单上包括省长、NDS(National
Directorate of Security
阿富汗国家安全局)局长、帕克提卡省警察总指挥(Provincial Commander of
Police,PCOP)和当地国民军的指挥官。武装分子已经掌握了有关会议的消息,决定发动袭击并杀掉所有在场的人。袭击者中也有穿着炸弹背心的“人弹”(5个月前,他们已经用同样的方式杀害了17名警察)。

“过去十年的冲突造成了这些转型,美国空军为满足地面部队指挥官的需要而组织专门的力量,这是前所未有的。考虑的是他们的胜利标
准,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效率标准,”驻阿富汗第9空天远征特遣部队指挥官、美军驻阿富汗空中力量副指挥官陶德•D•沃尔特斯少将说,“我们增进陆军指挥官对
空天部队了解程度的主要方式就是我们的JTAC网络”。

就在会议进行的时候,一组5名叛乱分子穿着军警制服,开着一辆军车接近了一个车辆控制点(
Vehicle Control Point
,VCP)。其中一名在VCP执勤的警察感到有些不对劲,便开始对这帮人进行仔细检查。叛乱子感觉自己已经暴露,于是倒车后退。

他们左转车头,径直向省长办公楼冲去。VCP里的阿富汗警察们用AK和PK机枪开火,但没能阻止他们。两名在通讯中心站岗的警察试图拦住他们,却被叛乱分子开枪击倒,接着车一头撞上了通讯中心的大门。叛乱分子知道他们没法按原计划攻击省长办公楼了,于是转而攻击通讯中心,并挟持了里面的人当作人质。

图2:在吉尔吉斯斯坦玛纳斯轮换基地,美军驻阿富汗空中力量副指挥官陶德•D•沃尔特斯少将正在与杰瑞德•爱罗斯上尉握手。沃尔特斯说JTAC增进了地面部队指挥官对空天力量的了解。

事发地点离我们的位置很近,当时我们分队正在基地培训PRC人员。我们联络了VCP里的一名警察,马上就知道了情况。我们还收到了NDS局长的情报。目前叛乱分子没有伤亡,已经占领了通讯中心并挟持人质四名。

美国空军有600名JTAC,其中160人部署在阿富汗,沃尔特斯指出。他在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说,到2014年美国空军的JTAC总人数将达到1000。这在训练和装备上都需要很大的成本。

在事发初期,叛乱分子杀害了通讯中心里的两名平民。具体情况尚不明确,但我们怀疑是平民试图逃走导致的。沙兰市的PRC是这次会议的快速反应部队。当危机发生后,他们奉命围绕通讯中心设立了警戒线。

叛乱分子开始从窗户向外用轻武器和RPG火箭筒开火,成功击毁了一辆MRAP防雷车。与此同时,我们接到消息说另一群叛乱分子开始从警戒线外向PRC发起攻击,试图支援通讯中心内的5名叛乱分子。我们不知道第二群叛乱分子到底有多少人,我们只知道他们混在大量平民里,显然是企图分散联军的注意力。他们用AK-47和RPG射了几发。

图3:在霍斯特省的瓦尔特斯和美国空军帕特里克•哈罗尔上士。目前部署在阿富汗的JTAC有160名。

沙兰基地里的美军快反部队被召来增援PRC,两架AH-64“阿帕奇”也正好抵达。沙兰基地里的美军指挥官接手了行动指挥。他决定用直升机的30mm航炮清除屋顶的目标。此时,所有与会要员都已经聚集在了省长大楼内的行动协调中心里。

一名JTAC要熟练掌握复杂的近地支援、ISR和步兵战术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由于对JTAC的需要非常迫切,美国空军为了保证JTAC队伍而提供了70000美元的服役津贴。

省长决定试着发起突击解救人质。由于PRC正在外围警戒,行动由普通警察和NDS情报官们代替进行。他们进行了两次突击。在第一次行动时,敌人以投掷手榴弹和猛烈火力将突击小组从一楼击退。

“我们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地面部队指挥官告诉我们他们需要JTAC来保证获得反叛乱战争的胜利,”沃尔特说,“所以我们为他们提供这种能力的关注程度就像激光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