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托-福尔贝克:无名军神

罗得西亚概况:十九世纪末,一些英国探险家来到非洲南部,抢占大量土地,开始了此地的私人殖民时代。随后该殖民地被英国政府接管,大批移民涌入,1923年
成立罗得西亚自治政府,由英国女

时值第一次世界大战一百周年。国人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普遍兴致不高,一方面是它的定性,是帝国主义“狗咬狗”的战争,中国最后结果也不是太好。另一方面是一战的战术也没有二战那样有波澜壮阔,有戏剧性。换句话说就是不怎么好看。

罗得西亚概况:十九世纪末,一些英国探险家来到非洲南部,抢占大量土地,开始了此地的私人殖民时代。随后该殖民地被英国政府接管,大批移民涌入,1923年
成立罗得西亚自治政府,由英国女王派遣总督。罗得西亚土地肥沃,气候宜人,在大批黑人奴隶的辛勤劳作下,少数白人过上了极其奢华的生活。二战结束后英国开
始收缩海外殖民地,罗得西亚的土生白人也开始谋求独立,1965年11月11日脱离英联邦成立罗得西亚共和国。受当时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运动的鼓舞和白人
独立的启发,当地黑人也开始谋求解放。这些黑人的反抗运动得到了苏联、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支持。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支持,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深受黑人解
放组织的欢迎。随着斗争的深入和民族解放运动被包括欧洲大多数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所接受,1980年2月,历史性的罗得西亚普选拉开帷幕,3月11日,穆
加贝宣誓就任总理,4月18日,新的“津巴布韦共和国”宣布独立,“罗得西亚”这个名词成为过去式。在漫长的军事斗争中,形形色色的黑人和白人武装力量以
及派生出的各种编制、体制和战术,成为研究特种作战、雇佣兵和承包商题材的宝贵资料。本文就是当年一位美国记者撰写的参加雇佣兵的“指南”。

我对一战的了解也不深,不过一战中有位将军确是让我特别敬佩,其一生经历令人叹为观止,读过之后热血沸腾,如果拍成电影绝对非常好看。今天想在这把他的故事给大家讲一讲。

美国人如何去非洲当雇佣兵?为什么有人要干这一行?我带着这两个问题在1974年春天来到了罗得西亚。

龙8国际娱乐app下载 1

在这之前我还在马德里,与别人合写一本关于中央情报局和古巴流亡者的书,那时候收到一封“米切尔·麦克奈尔”寄来的极其冗长的信。信里描述了他作为英国和南
非联合支援单位里的一名雇佣兵在罗得西亚-赞比亚-坦桑尼亚边境追捕“恐怖分子”的经历。写书的工作由于里斯本发生的政变(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于1974年
4月25日发生了一次左派军事政变,史称“康乃馨革命”)而被打断,我的合作者要去里斯本做相关报道,我们开着他的1969年产红色马特拉轿车在政变发生
后的12小时狂奔到里斯本。鉴于他在那里停留的时间还不确定,所以我来了个航空旅行,经约翰内斯堡飞到了索尔兹伯里。我想亲眼看看这场虽然小但是很血腥的
“恐怖主义”战争,争取与麦克奈尔见一面,通信已经一年多了,我们却还没有见过面。

这位将军的名字叫做保罗·冯·莱托-福尔贝克(Paul Emil von
Lettow-Vorbeck),1870年出生于德国西南部一个名叫萨尔路易(Saarlouis)的小城。从他的名字带“冯”字可以看出,他也是一位贵族后裔。他的祖先早在七年战争的时候就参加了普鲁士军队,而其父也是德国军队的一位将军。他自然就很早参加了军队,担任一名军官。

在我到达索尔兹伯里之后,很巧,麦克奈尔刚刚结束了一次
在丛林里为期六周的巡逻任务,我们见面并且相处了几天。在那些日子里我们还侦察了达尔文山区,那里已经成为恐怖主义渗透活动的东北部前线。麦克奈尔曾经在
澳大利亚和英国学过几个学期的赛车,不过后来他就丢下了书本,在随后的五年里他干过码头装卸工、石油钻井平台工人、深海潜水员和职业猎手,他感觉参加战斗
很对自己的脾气,但因为关节炎被美国陆军拒绝。在那个时候他注意到罗得西亚正在卷入一场恐怖战争,对手是由社会主义者资助的并且提供装备和训练的“恐怖分
子”。他又去报名参加罗得西亚军队,但因为超龄再次被拒绝,最后参加了罗得西亚国家警察部队。

有趣的是,他还来过中国。1900年的时候,他跟从瓦德西参加了八国联军,在镇压义和团的过程中,他头一次接触到了游击战这种形式,令他印象颇为深刻。

麦克奈尔从来没有过正式的军队或者警察的职业
经历,只经受过四个星期的“反叛乱”训练,但因为他广泛的从业背景和对轻武器的精通,他随后就被吸收进英国南部非洲警察部队的射击学校和驾驶学校。信心大
增的麦克奈尔主动要求去战争的“热点”地区,也就是罗得西亚与莫桑比克边境的达尔文山区,那是一小片农业区。干了半年的警察,麦克奈尔又要求参加英国南部
非洲警察部队的“支援队”,这个单位是军事历史上一个很独特的精锐单位,在当时拥有三四十名欧洲雇佣兵和三百名罗得西亚黑人士兵。他们的任务就是追踪并且
消灭“恐怖分子”。

时间转眼就到了战云密布的1914年。当年2月,中校福尔贝克被任命为德属东非殖民部队司令官。德国海外殖民地并不算多,德属东非是其中最大最富饶的一块,包括了今天的卢旺达、布隆迪、坦噶尼喀等地。但是这并不是个什么好的差事。因为在大战即临的1914年,德国从总部到下级军官,对于海外殖民地普遍采取了一种“弃疗”的态度。认为没精力也没必要派什么兵。为什么呢?大家看一下地图就知道了。

“支援队的一名官员看了我的丛林作战技巧以后立马答应了我的调动申请,”麦克奈尔描述道,“我的枪法也让大家很佩服。”
麦克奈尔当上了班长,领着八名非洲战士频繁的进入杳无人烟的丛林执行六周一个周期的巡逻任务。在荒凉的赞比西河谷,水牛和大象比人还多,当然钱也不少挣!
这个河谷就像一个屏障,一边是大河,一边是一万三千名白人和七十五万黑人居住的富足的农业区。随后的几个月里,麦克奈尔重复着这样的生活:在炎热肮脏的丛
林里穿行,不时的卷入突发的交火事件。

龙8国际娱乐app下载 2

龙8国际娱乐app下载 3

1914年世界主要国家地图

龙8国际娱乐app下载,支援队的士兵正在从南非制造的“犀牛”运兵车上跳下来,这种车专为丛林地带设计。

大家看非洲那里,黑色的四块是德国的殖民地,左边的三块分别是多哥(最小的)、喀麦隆和西南非洲;右边的就是德属东非。每一块都相对很小,而且被协约国的殖民地团团包围,从战略上简直就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所以德国总部作为一个正常人,观点是“我们要把精力用在欧战上。

龙8国际娱乐app下载 4

我们的福尔贝克同志完全同意总部的想法。但是他的思路比较不一样:哪怕只有一只英国佬的部队被牵制在非洲,那欧战就少了一只部队的压力。他来到东非之后,清点了一下自己手下能用的部队,枪支老旧就不提了,人少统共也就四千多。这其中,只有两千多人是德国人,剩下的全部是土著黑人民兵。实在是一支弱不禁风的部队。

“犀牛”车的前脸,这种车很适合隐蔽。

在大战开始前的这段时间里,福尔贝克主要工作就是把这四千多人训练成能打仗的部队。非常难得的是,福尔贝克对黑人毫不歧视,他认为这些黑人经过训练可以获得同普鲁士人一样的战斗力。他把自己的黑人部队称为“阿斯卡里”(Asikari)。这使他颇获土著士兵的好感。后来证明,这只阿斯卡里是多么的重要。

1973年6月,一伙武装分子绑架了250名儿童。“我们奉命执行解救任务,争取能把这些学生都救出来,”麦克奈尔说,“如果出现更多的这种事情,那么那些反对政府的人更会坚信恐怖分子们有强大的支持,最终会出现一个黑人的罗得西亚。”

1914年八月份,一战终于爆发了。如同预料的那样,远离国土的德国殖民地迅速地被协约国碾压了。多哥只用了17天就被英军占领;西南非洲在次年七月投降,被南非管辖;喀麦隆的抵抗稍微长一点,最后被英法分割掉了。

随后,麦克奈尔所在的穆昆布拉营地遭到了苏制122毫米火箭炮的袭击。1973年9月18日,在他开着路虎越野车驰援一名白人农场主的路上又轧上了地雷,车
辆被毁,他侥幸逃生,一只眼受伤养了一段时间。也许吧,恶魔尤其留意这些在刚果、比夫拉、苏丹和其他非洲热点地区的雇佣兵。尽管如此,
那些来自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的雇佣兵仍然成群结伙的在罗得西亚干活。

而福尔贝克在战场开始,居然采用了进攻态势。8月份,他在柯尼斯堡号巡洋舰的支援下,北上进攻英属东非首府蒙巴萨。虽然,最后失败了。但是就此开始了他一个人的“第二战场”。

作为敌人,那些黑人“恐怖分子”经常从东北部前线渗透进来,
他们攻击白人农场主,恐吓当地的黑人。他们通常以班为单位行动,而且他们的行动通常会最终变成抢劫、纵火和强奸。“恐怖分子”的装备还不错,通常是社会主
义国家制造的AK-47、RPG火箭筒和各种地雷。根据未经证实的消息,他们甚至拥有肩扛式红外制导地空导弹用以威胁罗得西亚机场。

英军并未对德属东非有什么重视,但是也不怎么信任其在乌干达和肯尼亚的“警察部队”,英国从印度地区调遣了一直多达八千人的部队。番号为“印度远征军B支队”。这是一直不折不扣的二流“皇协军”,其主要由印度人组成,只有一个营是英国人。领导者为一位长期在印度工作的殖民军少将艾肯特。他认为自己丰富的殖民经历对付这群乌合之众毫无问题,然后说了一句著名的flag“我们会在圣诞节之前解决他们”。

麦克奈尔对敌人的战斗勇气和作战效率评价不高,“恐怖分子”一般会避免任何胶着战,他们奉行“打了就跑”,更喜欢攻击孤立的农场和没有武装的黑人,枪法很差,人
也很愚蠢。在罗得西亚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白人农场主发现马路对面的丛林里有动静,他听到了路虎越野车顶棚发出的“叮当”声,随后传来了爆炸声,后来
发现是“恐怖分子”不小心挂掉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榴弹的保险针。

1914年11月3日,从印度而来,兵马劳顿的英军从坦噶港登陆了。守卫坦噶的是不到1000的德军,人数比是8:1。由于人数占据超级优势,艾肯特连侦查都省了,他直接采用了“拖家带口一波流”战术:把所有人都派出去,平推掉就得了(反正都不是英国人)。

罗得西亚军队对葡萄牙人(葡萄牙军政府统治下的莫桑比克曾经是罗得西亚白人
政府的坚定支持者,但“康乃馨革命”推翻了军政府,促成了莫桑比克独立,支持罗得西亚的仅剩下了南非。——译注)评价也不高,麦克奈尔说:“他们就像美国
军队在越南一样,只能在公路上行动,不肯进入丛林,打仗还要靠我们,只要我们发现敌人的踪迹,我们就会追踪到底。”

福尔贝克的战术是伏击。做前锋的士兵们开始的前进没有碰到半个德国人,但这反而让他们更加多疑,经过一段时间在泥泞路上艰苦的行军之后,英军已经深入内陆,这时只听一声军号,德军突然发动了袭击。整个英军瞬间乱作一团,尤其是印度士兵无法抑制的开始溃退。英军初战告负。

英国南部非洲警察部队支
援队主要依靠那些坚定的,经历了六十年代中期刚果局面的雇佣兵,主要任务是反暴乱。在罗得西亚领导人注意到该部队个别人有滥用武力的行为之后,这支部队的
任务改为一些安全警戒和一些礼仪性的活动。不过随着“恐怖活动”的加剧,这支部队还是把全部精力投入了“反恐”任务。

艾肯特并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加大了进攻的强度。福尔贝克利用丛林地区的地形和仅有的几台机枪构建了一道简单而坚固的防线,未经训练的印度士兵们根本无法突破。英军又累又渴,伤亡巨大,难以为继。甚至有的部队误触了非洲毒蜂的巢穴,被蜜蜂击溃,像海岸退去。

支援队由八支分队组成,每个分队下辖四个班,每个班有八九名非洲战士和一名白人班长。他们通常进丛林巡逻六周,然后在索尔兹伯里的英国南部非洲警察部队指挥所呆一周作为修整。一旦进入丛林,他们就要靠60磅重的背包生活,这里不是越南,没有直升机来运送补给。

后来《泰晤士报》一本正经的指责说德军“残忍的使用蜜蜂作为武器”,非常不人道。福尔贝克恐怕哭笑不得。

R-1,也就是南非生产的FAL7.62毫米自动步枪是他们的主要武器,他们还有几挺1941年英国产的“布伦”轻机枪,口径也改成了7.62毫米。支援队的成员一般会携带各型手枪,有的还携带英国产“斯太令”冲锋枪或者缴获的冲锋枪。

见进攻失败,艾肯特命令海军炮击阵地,但却砸中了躺满伤兵的医院和撤退中的英军士兵,更加扩大了伤亡。最终这场战斗以英军灾难性的失败而告终。英军800多人阵亡,受伤500多人,而福尔贝克付出了15名德国人和45名土著士兵的代价。艾肯特回国后直接被降为上校退役了。

麦克奈尔指出,“恐怖分子”可不是丛林里唯一的敌人。“几乎所有人都得了血吸虫病,只要你接触了泥土或者湖水,那些小东西就会钻入你的皮下,顺着血流进入肝
脏,六到八个星期后就会孵化出来,然后侵犯你的神经。很快你就听力受损,行动迟缓。这里有许多种不同的血吸虫病,我得过两次,幸好都治好了。非洲人改不了
往河里撒尿的习惯,所以这病老是在流传。”麦克奈尔还得过两次险些致命的脑型疟疾。

龙8国际娱乐app下载 5

龙8国际娱乐app下载 6

福尔贝克的部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