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Heroes》中SBS在阿富汗反恐战争初期的行动资料

正如豆瓣书评上说的,Damien Lewis的这本《Bloody
Heroes》,是一部中规中矩的报告文学,考据相当到位,很多第一手资料来自于作者对SBS的采访,此外作者在序中也提到,为了确保真实呈

美国空军帮助美军扭转了反游记战的局势。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公爵”特遣队的士兵们鱼贯而出,荷枪实弹。这次巡逻所

正如豆瓣书评上说的,Damien Lewis的这本《Bloody
Heroes》,是一部中规中矩的报告文学,考据相当到位,很多第一手资料来自于作者对SBS的采访,此外作者在序中也提到,为了确保真实呈现当时的几个关键事件,作者都是拿当时的战场通讯录音和采访资料做了交叉比对确认无误后才写入书中的。本书以2001年12月SAS和SBS的一次代号为ocean
strike的联合行动开篇,随后将时间倒推几个月,主要描写的是SBS在阿富汗反恐战争初期的经历。主要的笔墨都集中在了三个事件上:一是对货轮的拦截行动,二是对naka谷地的侦察任务,还有一个就是着名的恰拉疆大暴动。

图片 1美国空军帮助美军扭转了反游记战的局势。

先说那个代号海洋打击的货轮拦截行动,游戏Call of Duty:modern
warfare第一个任务可以说就是拦截行动的艺术化改编。本书主角也是在黎明时分带队索降到一艘货轮的舰桥上,对可疑货轮展开了一次雷霆万钧式的突击,所不同的是真实行动中参与人员众多,排场也大很多,登上货轮的方式也更多样化,包括了空中索降和通过攻击小艇从船舷两侧攀登。其中一个细节令人印象深刻:因为外界低温和雨水的影响,防毒面具镜片起雾严重影响视线,实际行动一开始,所有参战人员都把防毒面具摘下,可以说是把自身安危完全抛于脑后,而在后续的行动中,因为不通风的船舱内充满了CS催泪气体,以至于主角呼吸困难误以为受到了简报中提到的化学武器的攻击。此外,书中在介绍突袭行动的准备阶段时,还不忘对SAS进行一番吐槽:一次海上联合训练,直升机由于旋翼刮擦到了舰船桅杆导致坠机,SAS的几名队员全然不按SOP逃生,也没按要求携带相应的STASS,要不是SBS队员第一时间制止几个SAS跳机逃生的企图,并与他们共享STASS,估计SAS早没命了。附:此次行动的新闻报道

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公爵”特遣队的士兵们鱼贯而出,荷枪实弹。这次巡逻所要穿越的地形非常壮美,崇山峻岭中散布着刚翻耕过的土地和砖垒的村庄。山羊粪便和干草燃烧冒出的炊烟飘荡在天空中。

书中对Naka谷地的侦察行动的描写,同样也是细节丰富考据到位,读起来让人大呼过瘾。作者详细介绍了英国特种部队hard
routine(不好翻译,大概意思就是敌后行动中为了不暴露自己行踪的一系列纪律)的要求,比如为了不在人迹罕至的地区留下气味,不能吃热饭,不能冲泡热饮,甚至大便都要装在塑料袋里打包带走。此外,一些技术细节也是首次看到:为了保证低温环境下电子侦察、通讯设备所需的电池能够正常使用,队员在睡觉时要把电池一并放入睡袋中保持温度;为了避免半夜突然交火时鎗支炸膛,夜晚来临前必须把鎗管内的水汽清除干净防止半夜结冰。书中还附上了当时执行侦察任务的一些照片,算相当宝贵的资料。

阿富汗的霍斯特省与巴基斯坦接壤,以山脉为界,这里也是最为危险的地方之一。从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市(哈卡尼武装分子的老巢,该组织是塔利班旗下最残酷无情的叛乱组织)步行到这里只需要半天。

Naka谷地的侦察行动再一次证明了即使在高技术战争条件下的今天,men on the
ground还是必不可少的。主角一行前往Naka谷地,本是为联军大规模空袭进行战前侦察,找出重要目标并提供激光指示的。因为之前空中侦察的情报显示,Naka谷地存在大量基地组织活动的迹象,而SBS小队到达后,才发现所谓的“恐怖分子每天定时进行不携带武器的体能训练”只不过是村落里中小学的体育课,而“一大群成年人聚集在一起举行某些宗教仪式”也被确认为是当地风俗的一个葬礼而已。SBS的这次行动成功避免了一起针对平民的空袭。这其中,CIA派出的随行人员功不可没,正是随行的熟知阿富汗历史人文风俗的CIA人员对山谷下神秘的葬礼进行了准确的判断,并最终联系指挥中心取消了空袭计划。

自从去年夏天以来,哈卡尼武装分子向这一地区派遣了“死亡小队”,至少在霍斯特省制造了35次袭击和公开处决。受害者包括政府官员、部落首领,以及与美国或阿富汗军队合作的村民。最近,从俘获的叛乱分子手中缴获的一段视频显示,十具尸体被扔在路边。

图片 2

这一地区属于北约东部地区司令部管辖,简易爆炸装置袭击一直是最频繁的。但是由于美国军队通过巡逻从当地居民那里得到了情报,70%的IED在爆炸之前就被美军拆除了。

图片 3

当巡逻队接近一个砖垒的村庄并准备进入肮脏杂乱的街道时,第1步兵师第6野战炮兵团1营的炮兵指挥官卢克•哈得斯佩斯上尉向队伍中的一个人喊话。

图片 4

“喂,我要你紧跟着我”,哈得斯佩斯告诉美国空军资深士官布莱恩•瓦尔特斯。

SBS成员在前往Naka山谷的途中

图片 5

图1: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美国陆军卢克•哈得斯佩斯上尉正在与美国空军资深士官布莱恩•瓦尔特斯。哈得斯佩斯说空军JTAC所带来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是获得地面作战胜利的关键。

图片 6

瓦尔特斯穿标准迷彩服,拿一把M4步枪,与队伍中的其他士兵没什么不同。但是近距离观察,就会发现瓦尔特斯携带了不同的装备——包括一台多波段
无线电,内置激光指示器的双筒望远镜,用于数字化协调近地支援的“可穿戴式电脑”,一部手持GPS接收器,一个远程操纵视频增强接收器(简称Rover,
可以将飞机上采集的全动态视频传输给地面部队)。

SBS在Naka谷地设立的一个OP

哈得斯佩斯要求空军JTAC靠近他只有一个原因:瓦尔特斯是他请求空中或太空支援的直接通道,而在几年前,这种支援只有一级司令部才能得到。如
果感觉自己面临着威胁,瓦尔特斯可以呼叫一架B-1轰炸机在5000英尺的高度进行一次飞越——这种恐吓战术在阿富汗早期任务中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全书的高潮便是恰拉疆大暴动,Qala-i-Jangi在英语中的意思是fort of
war,也就是战争之堡,是临时改成关押外国基地组织成员的监狱。第一次知道这次战斗还是在2001年的新闻节目中,阿富汗北方联盟的战地记者正好拍下了使用加拿大迪产玛科卡宾枪和GPMG对暴动分子进行压制射击的场景。

瓦尔特斯还可以从头上飞过的MQ-1“捕食者”无人机那里下载全动态视频,这可以让陆军指挥官清楚地看到村子周围过来的人。

图片 7

如果巡逻队遇到袭击,瓦尔特斯可以指引近地支援,协调各种飞机,如陆军的武装直升机和空军的F-16和F-15,甚至可以按照地面上的情况挑选最适合投掷的武器,以及制定交战规则。空军JTAC所具有的这些能力使他们非常受陆军步兵部队的欢迎。

SBS使用GPMG机鎗进行压制射击

“在进入战场时,没有一个地面部队指挥官会对JTAC说‘不’,因为它们完全改变了我们的作战方式,”
哈得斯佩斯解释道,“他们能呼叫来的不只是火力。他们带来的ISR能力至关重要,这也是潜在的恐吓因素。如果我要JTAC呼叫来一架直升机或飞机,那么我
就知道没人会向我开枪了,因为敌人也非常清楚我们的空中力量。这无疑是向这一区域不怀好意的人发出一个强烈信息——在骚扰我们之前,最好考虑再三。”

暴动开始前,有两名CIA
SAD成员在堡垒内对关押的犯人进行审讯,试图通过蛛丝马迹找到本拉登的线索,暴动开始后,其中一人成功逃脱,另一SAD成员mike
spann被囚犯围攻,后来被发现死亡,具体怎么死的,因为自始至终都没有目击证人,作者也没给出定论。事发后,作为Qala-i-Jangi附近的QRF,SBS和美军的第五特战群立即前往进行控制。新闻中的SBS英勇作战的画面就是第一天的战斗中拍摄的。其中有几个比较有趣的细节:1.在SBS进驻该地区前,高层为了尽可能保持低调,将SBS常用的路虎突击车给喷成了白色,为的是尽可能向维和部队的颜色靠拢,主角第一次看到路虎时还以为后勤部门错把极地作战版运到了阿富汗。2.基于同样的原因,SBS当时并未携带枪挂式榴弹发射器之类的重武器,后来不得不在局势即将失控时用“来泽曼”工具钳把路虎车上的GPMG给拆了下来(又是来泽曼,各大知名特种部队都给他做了活广告啊)。在GPMG的强力压制下,SBS击退了战俘的多次冲击,但由于毙敌众多,操作机鎗的SBS队员一度情绪低落,认为自己参与的是一场屠杀。

傍晚时分,巡逻队走下村子中一条狭窄的街道,哈得斯佩斯敲响了一间房子的门。通过翻译,他要求与主人谈话——一名阿富汗边境警察高级指挥官。夜幕降临,雾气笼罩山脚,哈得斯佩斯、瓦尔特斯和其他几名士兵与几个阿富汗人坐在一起,讨论这一地区塔利班采用的新战术。

图片 8

突然有一个阿富汗人注意到了瓦尔特斯的手持GPS,当明白了这个设备的用途,这个阿富汗人要求确定一下他们所在位置的坐标。哈得斯佩斯立刻警觉起来。

图片 9

“他为什么要知道这个?”哈得斯佩斯问道,之后他告诉瓦尔特斯给他错误的坐标。这对现代反叛乱战争中的技术力量来说也是一种提醒——一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事,例如GPS坐标,可能意味着生死一线。

图片 10

尽管大多数人无法从陆军巡逻队中找出JTAC,但是他们的作用却是显而易见的,使得空中力量和地面部队的融合达到了空前水平,并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军方执行反叛乱作战的方式。

图片 11

尽管传统经验表明阿富汗的COIN作战应当是一场步兵的战争,但是在那里区分敌人都一直是个挑战,冲突的本质要求美国空军和陆军进行密切协同。所以在执行一些高风险任务时,如果没有JTAC所带来的各种能力,陆军指挥官将会犹豫。

着便装、使用加拿大C8卡宾鎗的SBS

“过去十年的冲突造成了这些转型,美国空军为满足地面部队指挥官的需要而组织专门的力量,这是前所未有的。考虑的是他们的胜利标
准,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效率标准,”驻阿富汗第9空天远征特遣部队指挥官、美军驻阿富汗空中力量副指挥官陶德•D•沃尔特斯少将说,“我们增进陆军指挥官对
空天部队了解程度的主要方式就是我们的JTAC网络”。

图片 12SBS与5th
SFG在一起图片 13SBS成员,数年后死于塞浦路斯的坠机事故

图片 14

图2:在吉尔吉斯斯坦玛纳斯轮换基地,美军驻阿富汗空中力量副指挥官陶德•D•沃尔特斯少将正在与杰瑞德•爱罗斯上尉握手。沃尔特斯说JTAC增进了地面部队指挥官对空天力量的了解。

QRF到达Qala-i-Jangi后,兵分两路,SBS为主的队伍主要负责压制囚犯向堡垒北部突围,第五特战群为主的队伍则立即展开了对mike
spann的搜救行动。由于对方占领了堡垒内部的军火酷,一时间火力十分强大,第五特战群主导的搜救队伍一度被压制而推进困难。不得不依靠SBS主导的小队多次呼叫近距离空中支援才短时压制住了敌方的火力。搜救队只能依靠每次空袭后短暂的寂静向目标跃进。在这里作者又提到了美英两国呼叫空中支援的流程有所不同,美军要求JTAC在呼叫时同时报上敌军坐标和友军坐标,而英军只要求通报敌军位置坐标。这个差异直接导致了第三天的友军误伤事件,当时美军JTAC向F-18战机申请空中支援,因为是danger
close,最初要求使用500磅炸弹,但由于武器挂载的问题,飞行员要求只能先投放2000磅的JDAM。JTAC虽然无奈,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并把敌我坐标分别上传给飞行员。结果炸弹误中了一处友军坐标,把该处的北方联盟坦克炸毁,同时在该处的美英特种部队和北方联盟士兵也各有死伤。事后美军吸取了该教训,修订了空中支援的呼叫流程。

美国空军有600名JTAC,其中160人部署在阿富汗,沃尔特斯指出。他在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说,到2014年美国空军的JTAC总人数将达到1000。这在训练和装备上都需要很大的成本。

回到搜救mike spann的任务,第五特战群主导的小队最终没法接近mike
spann所在的地点,只有队中混编的一名SEAL和一SBS成员趁着夜色摸到了极近距离,那名SEAL队员看到地上躺着的mike,但无法上前确认死活,只能试着向尽可能靠近mike的位置开了两枪,结果是mike在地上一动不动,基本认定已经死亡。由于位置已经暴露,SEAL和SBS也不得不马上撤出战斗。

后续夜间,美英特种部队指引AC130对堡垒进行了打击,基本扫清了表面,但多数囚房躲在地下室负隅顽抗。在北方联盟士兵数次试图进攻地下室未果的情况下,SBS心生一计,放水淹没了地下室,塔利班在寒冷刺骨的水中终究撑不住多久,便逐步向北方联盟投降,全书内容基本到此结束。

图3:在霍斯特省的瓦尔特斯和美国空军帕特里克•哈罗尔上士。目前部署在阿富汗的JTAC有160名。

一名JTAC要熟练掌握复杂的近地支援、ISR和步兵战术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由于对JTAC的需要非常迫切,美国空军为了保证JTAC队伍而提供了70000美元的服役津贴。

“我们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地面部队指挥官告诉我们他们需要JTAC来保证获得反叛乱战争的胜利,”沃尔特说,“所以我们为他们提供这种能力的关注程度就像激光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