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四大特种部队是什么? 美国特种部队的发展趋势

这个单位被称为A特遣队(Detachment A ,简称Det
A),当时的正式编制名称是第39特种部队作战分队,这是一支秘密的特种部队。其成员在柏林处于24小时待命状态,以防苏联从东德推倒柏林墙并大举入侵西欧。一旦这一幕发生,Det
A成员会躲在安全屋里,一直等到苏联军队的前线越过他们的所在位置,他们就会活跃起来,在苏军的后方进行破坏袭扰和游击战。

图片 1特种兵
美国军队的力量是不容小觑的,一个国家的强盛军事实力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比重,在美国的军队编制中,有四大特种部队令人闻风丧胆。
美国特种部队
美国四大特种部队指的是海豹突击队、绿色贝雷帽、黑色贝雷帽和三角洲部队他们都骁勇善战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四支特种部队。
海豹突击队 ———海军的三栖部队
海豹突击队是英文中的海、空、陆的缩写,其全称为美国海军三栖部队。这意味着海豹突击队的队员不仅要能执行水下侦察任务和陆上特种作战任务,还能以空降形式迅速前往战区。
海豹突击队成立于1962年,其前身是二战中的海军水下爆破队,但此时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搞水中侦察。越战是海豹突击队迅速发展壮大的年代,其间海豹突击队执行过包括海豹突击队成立等多种任务,尤其在营救战俘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战绩。
美国海军的海豹部队由海军特战司令部指挥,分为两个特种作战大队: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的第1特战大队和位于弗吉尼亚诺福克海军基地的第2特战大队。这两个特种作战大队分别辖第1、3、5和第2、4、8三个海豹突击队,总兵力约2000人。目前海豹突击队的任务包括侦察、协防、非常规战争、直接行动和反恐怖5项,在执行直接攻击任务时,海豹突击队通常采用2人作战小组的作战形式。小组由一名狙击手和一名观察者组成,装备有口径0.5英寸的大口径狙击步枪。
绿色贝雷帽 ———人人会说多种语言
绿色贝雷帽部队的正式名称叫特种部队(SpecialForcesGroup),其前身第1特种任务部队,是在1942年7月9日正式成立的。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美国又成立了5个突击大队,不过所有的突击队于1944年8月15日宣布解散。朝鲜战争爆发后,突击队得到恢复。1952年6月20日成立了第10特种部队,这是现在的绿色贝雷帽部队的前身。
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后非常重视特种部队的建设,并将绿色贝雷帽作为这支部队的制式军服,从此特种任务部队被称为绿色贝雷帽部队。绿色贝雷帽部队在历时十余年的越南战争中引人注目。它的任务相对广泛,主要包括非常规作战,如渗透、破袭和游击战等;直接行动,如突然袭击、营救等。另外,执行特种侦察任务也是其主要任务之一。
在美国陆军中,绿色贝雷帽部队有单独的编制系统。1974年改编后的编制,由司令部、支援中队、通行及维修中队和若干个作战大队组成,其中作战大队是绿色贝雷帽部队的核心。大队下设大队部和若干个作战中队。作战中队又设中队部和若干个作战组。绿色贝雷帽部队现共有5个大队,分别为负责太平洋与东亚地区的第1大队;负责加勒比海与西非地区的第3大队;负责新安亚与东北非地区的第5大队;负责中南美洲地区的第7大队和负责欧洲与地中海地区的第10大队。
作战组是直接执行特种任务的部队,组长为上尉。每个组有12人,除了组长之外还有副组长,军衔为中尉。通常一个作战组的作战能力相当于50名普通队员。绿色贝雷帽的成员至少要学会被派遣地区通用的语言。通常来说,每个绿色贝雷帽成员都会2—3种语言。在进行特种渗透作战时,这种技能无疑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黑色贝雷帽 ———陆军特别行动部队
美国陆军别动队(美国陆军特别行动部队,Rangers,即游骑兵)的前身是在二战中临时由步兵组成的突击部队,主要执行战场突袭任务。在诺曼底登陆时,美国陆军游骑兵以巨大的损失为代价突破了德军的防线。当时美国陆军第29步兵师副师长科塔准将称赞道:“游骑兵,做先锋!(Rangers,
Lead The
Way!)”今天这句话已经成为别动队的座右铭。美军游骑兵往往都是在战时临时组织的作战单位,编制和番号都并不固定。艾布拉姆斯就任美国陆军参谋长后,决定将美国陆军第75步兵团改为第75游骑兵团,成为美国陆军第一支常设特别行动部队。第75游骑兵团下辖3个营,共2300人,总部设在本宁堡。其中担任特别行动预备队的营可以在18小时内部署到世界任何的地方。
在美军对外的用兵历史上,游骑兵多次执行“做先锋”的艰巨任务,如1986年美军入侵格林纳达、1989年入侵巴拿马、1991年海湾战争和1993年出兵索马里等军事行动中,美国陆军特别行动部队都曾经出动。美国陆军游骑兵采用的是黑色贝雷帽(后更改为栗棕色贝雷帽,原因为后来美国陆军全军都更换为了黑色贝雷帽),以与绿色贝雷帽部队相区别。
三角洲部队 ———反恐怖先锋
三角洲(DeltaForce)部队没有海豹突击队、别动队和绿色贝雷帽部队那样悠久的历史。它的成立时间是1977年,其创建人贝克韦斯上校曾经是绿色贝雷帽部队的一名军官,而三角洲部队最初对人员的选拔也是在绿色贝雷帽部队中进行的。但三角洲部队依然保持着惊人的淘汰率。
与海豹突击队、别动队和绿色贝雷帽部队不同的是,三角洲部队主要执行的是反恐怖任务,这也是它成立的初衷。为此1982年成立了“人质救援队”。三角洲部队的总部设在斯托克艾德,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装备最齐全、资金最雄厚的部队。人员编制达到2500人,其训练设施和训练拟真度是其他国家特种部队所望尘莫及的。除了战斗人员外,三角洲部队还有其他一些支援单位。
三角洲部队在成立后曾经执行过多次反恐怖任务,其中不乏成功的战例。但三角洲部队在1981年参与营救驻伊朗美国大使馆人质行动时,由于突遇风暴,加之通讯协调等问题导致8人死亡,损失6架直升机和一架EC—130运输机。由此可见,即便是像三角洲这样的精锐部队,如果没有良好的情报、通讯和后勤等部门的配合和支持,也难以发挥作用。
不过美国的特种部队虽然闻名于世,但是在历史上的众多特种作战中却战绩不佳。许多失败大都是由于情报和联络方面的失误造成的。对于美国的特种部队来说,情报是否准确,支援协调是否有力,将真正决定他们在阿富汗的行动成功能否。
部队发展趋势 从“单独行动”向“联合作战”发展
美军特种部队成立伊始,就担负了秘密渗透到敌人后方抓舌头、炸铁路、毁桥梁、截断补给线、袭击指挥所等多种任务,这些任务都有明显的单独行动的特点,不需与其他兵种力量更多地协同。随着联合作战理论与实践的不断深入,美军特种部队的行动正越来越体现出明显的联合性。
从偏重“体能型”向突出“智能型”发展
美军特种部队成员一直以良好的体能素质而著称,以挑战生理极限、山地作战、沙漠生存为主要训练内容。这些训练保证成员都具有良好的心理与身体素质,为完成任务提供了有力保证。随着实战的需求,如今美军特种部队所执行的任务已远远超出了秘密作战与突然袭击,因此其成员往往是拥有硕士学位的高科技“捕蛇者”,能够从事各种各样的特殊情报活动。在遂行任务时,特种部队能熟练使用激光器、新式雷达传感器、计算机、无人驾驶飞行器以及先进的网络。特种部队的行动方法也体现出较强的“智能性”。潜入伊境内的美军特种部队一般6人一组,每个成员都有某方面的突出特长,如炸药专家、通信专家、石油专家、心理专家、气象专家等。如美特种作战部队在保护伊拉克南部油田任务中,不仅通过军事行动占领并保护了关键的油井设施,还通过贿赂,说服一些伊军指挥官不在撤退时点燃油井,而使萨达姆命令炸毁伊南部石油设施的计划化为泡影。此外,美军之所以顺利渡过幼发拉底河,也是由于特种部队成功阻止了伊军炸坝和毁桥。
从“小编组”向“大规模”发展
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前司令斯蒂纳陆军上将指出:“在当今的多极世界里,特种作战部队是执行美国安全战略的非常理想的工具。”为此,美军高层决策者总是在特定的情况下,针对不同的作战对象,把非同寻常、急难险重的作战任务首先赋予特种作战部队,发挥其“突击队”的作用。美军在以往赋予特种部队任务的基础上,又赋予其反恐行动与心理战行动任务,这使得特种部队的应用范围大大增加,特种部队由“小编组”向“大规模”发展也随之成为必然。
从“从属地位”向“战略地位”发展
美军正把特种部队的地位提升到战略位置。美军此次全面扩充特种部队,毫无疑问就是要为今后进一步实施“先发制人”的战略方针,和对对手进行先期打击做好实力准备。阿富汗战争中,美军特种部队为收集情报、发现线索、跟踪目标、配合作战立下汗马功劳,为反恐战争的实施起到了重大战略作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特种部队更是先期进入伊拉克境内,展开情报战、心理战、舆论战,为美军争取了顺利攻占巴格达的战略主动。

原作者:Jack Murphy 来源:SOFREP 翻译:王牌自行车

一、后希特勒时代陆军特种部队的秘密任务

那是20世纪70年代初,在柏林的安德鲁斯军营,一位表情严肃的特种部队军士长在走廊里踱步点名。军队日常的列队通常都是在室外进行的,但由于当天站在大厅里的特种部队士兵所担负的任务非常机密,所以点名必须在室内进行,这样他们就不会被敌方特工监视或拍照。

“今天是诺曼底登陆纪念日,”军士长对手下的绿色贝雷帽们说,“有谁当年参加了诺曼底登陆,想去法国参加纪念日集会?”

走廊里有很多人都有在越南的服役经历,比如MACV-SOG和Sigma计划,但在当天的队列中,只有少数人曾参与过D日的作战行动。有几个士兵,比如约翰、迪克或哈利举起了手。军士长在点名,然后走到最后一个举起手的士兵边上,开始记下他的名字“格哈德·库纳特”。突然,他的铅笔停止在笔记板上的涂写。

“等一下,库纳特? 1944年的时候你甚至都不在美国军队里!”

科诺特是第六小队的一员,他一并脚跟回答道:“我当时隶属于诺曼底的德军第七装甲部队,我想去参加聚会!”库纳特并不孤单,他的小队中还有一名德国人,在战争期间曾在U艇上服役。

上面提到的这个单位曾一度由西德·沙克诺指挥,他是一名犹太大屠杀的幸存者,移民到美国,最终成为了一名绿色贝雷帽,但是这个特殊的单位里却有那么一些前纳粹分子。以参议员的名字亨利•卡伯特•洛奇命名的洛奇法案,允许在二战流离失所的人员,那些来自乌克兰,匈牙利、德国和捷克斯洛伐克这样国家的人加入美国军队,他们中的许多人加入了陆军特种部队。随着冷战升级,他们的外语技能越来越受到军队的欢迎。他们中有些人曾在参加过反对纳粹的华沙起义,有些人曾参加1956年的匈牙利革命,有些人甚至在战争期间曾是芬兰地下组织的一员。

华纳•法尔表示:“这是获得公民身份的捷径。”“经洛奇法案加入美军的移民绿色贝雷帽可以通过查看他们的陆军序列编号来识别,这些序列号一开始都带有相同的前缀:10812。法尔说:“我敢打赌,当时这支部队里真正的美国人不超过15人。”渐渐地,随着冷战的发展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退伍军人的老去离开,这支部队变得越来越美国化。

这个单位被称为A特遣队(Detachment A ,简称Det
A),当时的正式编制名称是第39特种部队作战分队,这是一支秘密的特种部队。严格意义上讲,根据《四国协议》(Four
Powers Agreement),
A特遣队的存在是不合法的。其成员在柏林处于24小时待命状态,以防苏联从东德推倒柏林墙并大举入侵西欧。一旦这一幕发生,Det
A成员会躲在安全屋里,一直等到苏联军队的前线越过他们的所在位置,他们就会活跃起来,在苏军的后方进行破坏袭扰和游击战。

图片 2

柏林墙

A特遣队成立于1956年,最初由4个A类小队组成,每个A类小队在柏林的北部、南部、东部和西部各负责一个任务区,后来随着冷战的发展,该单位又增加了两个A类小队。华纳
“洛奇”法尔说:“每个A类小队由11人组成,在他们之上有一个负责指挥的B类小队,整个单位在任何时候都不超过80-90人。他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战打响后,留在敌后执行任务。”

虽然大多数人都熟练掌握三种主要的渗透敌后的方法:即通过陆路、伞降或海路潜入敌后,但很少有人熟悉“提前深入敌后”的概念。事实上部署在柏林的绿色贝雷帽已经进入了他们的任务区域,在预期的苏军大举入侵前即完成了“渗透”,等前苏联军队的前线推过柏林,他们所处的位置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敌军的后方。

冷战期间,柏林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阴谋诡计和诡计的地方。“东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月前战争才刚刚结束。到处都是废墟,”中士约翰·布莱文斯描述,“荒废的建筑,不时有东西脱落下来,屋顶上没有瓦砾的地方露出一个个的空洞。但在西德,除了机枪在墙壁上留下的弹痕外,你几乎感受不到这里曾爆发过第二次世界大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柏林被消灭了纳粹的战胜国所占领,这些国家包括英国、法国、美国和俄罗斯。各国都已经预见到未来的红色苏联和西方世界之间会发生冲突,因此俄国人控制了东德,西德则被其他三个国家瓜分。这一安排在数年后被《四国协定》正式合法化。

图片 3

鲍勃·沙雷斯特按照当时德国的大众时尚穿着便装以混入人群

自上世纪50年代中期以来,苏联已经对东德公民实施了严格的旅行限制,并于1961年竖起了柏林墙。对外公布修建柏林墙的理由是为了防止西方特工的渗透,但事实是,这是苏联控制柏林市民的一种方式,许多柏林市民急于逃离红色铁幕占领下的东德。由于当时与苏联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詹姆斯·怀尔德说:“柏林墙建造起来后,我们晚上都必须随身带着对讲机和武器回家。”

A特遣队被认为是一颗隐藏的宝石,是陆军特种部队中最好的任务,但是知道这个单位的人很少。通常情况下,相比其他任务分配,特种部队士兵更愿意加入A特遣队,因为在德国的工作听起来很有吸引力,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的高级军士强烈建议他们选择这份工作。事实上,他们中的很多人在抵达柏林的团队房间,开始听取关于“留在敌后”行动的机密简报之前,根本就不知道A特遣队的具体任务是什么。

1958年,无线电修理工列兵詹姆斯·怀尔德被派往陆军特种部队10大队,尽管他个人希望继续和自己的ODA小队在一起,但最终还是被选中前往柏林。他坐卡车去了慕尼黑,然后乘火车去了柏林,几个A分遣队的成员接上了他。几年后,当他成功拿到特种部队资格并被提升为中士时,才被正式告知所在单位的任务。“这把我吓坏了,”怀尔德说,因为他觉得这份工作简直就是一次有去无回的单程任务。

图片 4

1960年代,A特遣队在一次跳伞训练前合影

1968年,当约·翰李穿着他的A类制服抵达柏林机场时,两名身着便服的陆军中尉遇见了他,并问他为什么要穿制服。“因为我是美国士兵啊!”李说。“今天不行,在这里你不是美军”接他的人说,然后把他裹在大衣里,并迅速返回基地。回到基地后,约翰·李开始负责带领第2小队。在看到任务简报之前,李对A特遣队完全一无所知。

法尔的任务,在接下来的一次轮换中到柏林学习德语,并在1971年被分配到第3小队。“赫尔曼·阿德勒是我的队长,他是一个伟大的人,”法尔回忆道。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参加过党卫军,是一名党卫军军官,曾冒着严寒暴雪从俄国杀出重围。我们称他为黑鹰。阿德勒后来又为特殊任务单位(Special
Mission
Units)设计了一些选拔课程,由于他的专业知识,他被美国陆军保留为上尉军衔。

到达安德鲁的兵营后,特遣队成员会发现他们看到的是相当典型的小队房间,但他们工作的建筑实际上是之前武装党卫军的基地。设施包括一个奥运会标准的游泳池,非常适合早上的体能训练和水肺潜水训练。地下室还有一个旧的射击场,据说纳粹党卫军在战争期间在那里处决了一些人。隔壁是属于陆军安全局的一栋大楼,安全局的人们普遍认为A特遣队是个暗杀单位,但事实并非如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