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外部不友好势力博弈、斗争的内力来自何方?

环球社评:外部敌意增多,对外开放更需心理强大

图片 1

中国的对外开放面临新的考验,那就是美国政治精英群体和一些西方力量表现出对中国越来越明显的敌意。随着中国成长为第二大经济体并展现出进一步发展的态势,美国开始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并且带动了西方其他保守力量对中国的警惕。中国的国际大环境在出现深刻变化。

中兴遭美国“封杀”强烈震动了中国社会,舆论场上给出诸多反应,既包括对美国的做法很愤怒,又有些人认为中兴“遭此报应活该”,既有强大声音主张中国须以此为鉴,真正把本国半导体产业做强做优,又有不少很悲观的声音,认为中国“不可能斗得过美国”。

特朗普政府发动对华贸易战,美国政治精英对中国崛起不满的爆发被认为是主要原因之一。中美贸易战打到当前的规模,在几年以前是不可想象的。除此之外,西方一些国家同中国的政治及意识形态摩擦也在增多,连中国孔子学院这样的文化交流项目也成为它们刁难的对象。

这起事件发生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两国关系紧张,西方国家彼此协调联动趋于频繁之际,让中国人产生了更多联想。

中国必须对美国发动的贸易战予以坚决还击,并且在与西方的其他摩擦中坚定地维护中国的权益。与此同时,我们要做到继续扩大对外开放的决心不动摇,而且让这种决心不断转化成在更为复杂环境下对外开放的现实行动。做到这两点需要远超近代崛起国家的胸怀和智慧,中国历史为我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的思想资源。

中兴事件可谓美国的高科技霸权秀。美国因中兴未按其承诺的那样扣罚35名员工的奖金而施此“绝杀”,其逻辑十分荒谬。但特朗普政府就这么做了,它在美国国内行得通,西方舆论看热闹,中国国内居然也有一拨人挺开心的,这就是我们面对的现实。

中国社会切不可被美国和一些西方力量的无理做法激怒,我们既要反击外部挑衅,又要自我管控好对外冲突有可能对我们心理和认识所产生的影响,保持作为大国的从容。要从我方尽量将中外摩擦控制在具体事务层面,不轻易朝战略层面引导,抑制那些摩擦在现实及心理层面的升级。

必须承认,美国很强大。我们还须认识到,美国在开始向中国出重手。我们同时要很清楚,眼前的一系列斗争有可能决定中国崛起的高度,深刻影响21世纪中华民族的命运。

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它深刻影响着中国对外及内在的行为哲学和政治安排。对外开放极大增加了中国发展的动力,同时带来了中国维护国内秩序的外部风险。过去中国实现了动力和风险的正向平衡,今天这种情况会否改变呢?

中国崛起已经来到了这样的关口,它刺激了美国对自己世界老大地位的深思,也让已经有些涣散的西方似乎重新找到了“加强团结”的理由。遏制中国崛起作为一种冲动不断在西方一些精英群体里向上冒,对中国采取激进甚至冒险政策能够在西方社会获得支持的几率在上升。

全球化和互联网的普及推动了中国社会多元化的发展,民间的思想趋于活跃。而恰在这时,外部的敌意在增加,一些冲击来得更强烈。但是要看到,中国维系独立自主和政治团结的资源也前所未有地丰富。如今中国正向平衡对外开放动力和风险的能力显然更强了。

这时的中国的确需要智慧,还有意志,需要承事的胸怀和开展复杂博弈的能力。做大国是很辛苦的一件事,大国崛起既光荣又艰难。中国没有退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