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往事

原标题:35年前的西沙,最奢侈的一道菜竟是辣炒南瓜!

报载,春节前夕,一批军嫂搭乘民航班机赴西沙永兴岛探亲。不由得想起35年前赴西沙群岛体验生活的一些情景……

报载,春节前夕,一批军嫂搭乘民航班机赴西沙永兴岛探亲。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长征副刊版刊文《西沙往事》,作者在文中回想起35年前赴西沙群岛体验生活的一些情景……

1

图片 1

关山迢递,西沙有多远?

西沙的日出,充满热带风情。陈俨摄影

1981年岁末,从北京乘火车到广州,再转乘轮船到海口,然后坐八九个小时长途汽车,抵达海南岛最南端的榆林港。旅途花了整整一星期。赴西沙群岛永兴岛还要接着乘船,一是地方的“琼沙1号”客货运输船,一个月一个航次;二是南海舰队去西沙的值班舰艇或是送水送油的运输船。我没赶上“琼沙1号”,只好等部队的舰船。等船时,专门去崖县海边,观赏那两块刻有“天涯”与“海角”四字的巨石。古时,因远离帝京、孤悬海外,此地被称为“天涯海角”。

西沙往事

其时,能去西沙执行任务的舰艇不多。1974年,我军在收复西沙永乐群岛时,南海舰队舰艇在航率并不高。舰队司令员对装备处长发火:“南海要是丢了岛屿,海军如何向国家交代?”西沙海战,打得艰难。海南军区副司令员率653编队,运送陆军步兵连赶赴战区。30余小时航渡中,气象突变,风浪大作,陆军官兵在登陆舰舱内晕得昏天黑地。1976年,团一级的西沙巡防区提升为师一级的西沙水警区。1980年5月,海军组建陆战队第一旅。

1、

好不容易盼到一艘赴西沙换班的扫雷舰,我急匆匆上了舰,刚准备解缆,主机突发故障,任务取消。又是一番等待,终于等来一艘送水的“水船”。站在不足千吨“水船”的甲板上,凝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我第一次感受到祖先千年之前描述的“千里石塘”“万里长沙”之辽远,为汉唐帆影在南中国海留下的古老航迹而惊叹。我国有300多万平方公里海洋国土,其中210多万平方公里在南中国海。南沙群岛海域80万平方公里,西沙群岛海域50万平方公里。南沙和西沙地处南海要冲,扼太平洋和印度洋之咽喉,为祖国南大门筑起了一道屏障。

关山迢递,西沙有多远?

夜间,风浪增强,“水船”剧烈摇晃,我几次晕得吐醒。清晨,耳旁飘来歌声,是风靡全国的电影插曲《西沙,我可爱的家乡》:在那云飞浪卷的南海上/有一串明珠闪耀着光芒/绿树银滩风光如画/辽阔的海域无尽的宝藏/西沙西沙……祖国的宝岛/我可爱的家乡……

1981年岁末,从北京乘火车到广州,再转乘轮船到海口,然后坐八九个小时长途汽车,抵达海南岛最南端的榆林港。旅途花了整整一星期。赴西沙群岛永兴岛还要接着乘船,一是地方的“琼沙1号”客货运输船,一个月一个航次;二是南海舰队去西沙的值班舰艇或是送水送油的运输船。我没赶上“琼沙1号”,只好等部队的舰船。等船时,专门去崖县海边,观赏那两块刻有“天涯”与“海角”四字的巨石。古时,因远离帝京、孤悬海外,此地被称为“天涯海角”。

踩着发软的步子上了甲板,东方水平线露出一抹银灰色。慢慢地,银灰色又变成一片暗绿色。暗绿丛中一点红,拿起望远镜一看,是一面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刹那间,心头一股热血涌动。

其时,能去西沙执行任务的舰艇不多。1974年,我军在收复西沙永乐群岛时,南海舰队舰艇在航率并不高。舰队司令员对装备处长发火:“南海要是丢了岛屿,海军如何向国家交代?”西沙海战,打得艰难。海南军区副司令员率653编队,运送陆军步兵连赶赴战区。30余小时航渡中,气象突变,风浪大作,陆军官兵在登陆舰舱内晕得昏天黑地。1976年,团一级的西沙巡防区提升为师一级的西沙水警区。1980年5月,海军组建陆战队第一旅。

183海里,整整航行了一个昼夜,“水船”靠上永兴岛码头,我终于踏上这块遥远的国土。心中禁不住叹道:西沙远,西沙之行难!现在若赴西沙,大半天便可从北京抵达榆林港。“琼沙3号”轮每周一次往返海南本岛和三沙市的永兴岛。永兴岛民航航班已开通,从海口至永兴岛仅需70分钟。海南省还开通西沙旅游专线。

好不容易盼到一艘赴西沙换班的扫雷舰,我急匆匆上了舰,刚准备解缆,主机突发故障,任务取消。又是一番等待,终于等来一艘送水的“水船”。站在不足千吨“水船”的甲板上,凝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我第一次感受到祖先千年之前描述的“千里石塘”“万里长沙”之辽远,为汉唐帆影在南中国海留下的古老航迹而惊叹。我国有300多万平方公里海洋国土,其中210多万平方公里在南中国海。南沙群岛海域80万平方公里,西沙群岛海域50万平方公里。南沙和西沙地处南海要冲,扼太平洋和印度洋之咽喉,为祖国南大门筑起了一道屏障。

当初遥不可及的西沙,如今已不再遥远。

夜间,风浪增强,“水船”剧烈摇晃,我几次晕得吐醒。清晨,耳旁飘来歌声,是风靡全国的电影插曲《西沙,我可爱的家乡》:在那云飞浪卷的南海上/有一串明珠闪耀着光芒/绿树银滩风光如画/辽阔的海域无尽的宝藏/西沙西沙……祖国的宝岛/我可爱的家乡……

2

踩着发软的步子上了甲板,东方水平线露出一抹银灰色。慢慢地,银灰色又变成一片暗绿色。暗绿丛中一点红,拿起望远镜一看,是一面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刹那间,心头一股热血涌动。

蓝天如洗,热风扑面,椰林遮天。一个陌生而神秘的世界。心切,第一件事便是去瞻仰那块著名的“收复纪念碑”。高约一米半、宽约八十厘米水泥制作的纪念碑,掩藏在几株羊角树丛中,碑顶端是铁锚海军徽记,正面镌刻“南海屏藩”4个大字,背面刻着“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

183海里,整整航行了一个昼夜,“水船”靠上永兴岛码头,我终于踏上这块遥远的国土。心中禁不住叹道:西沙远,西沙之行难!现在若赴西沙,大半天便可从北京抵达榆林港。“琼沙3号”轮每周一次往返海南本岛和三沙市的永兴岛。永兴岛民航航班已开通,从海口至永兴岛仅需70分钟。海南省还开通西沙旅游专线。

抗战胜利后,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将被日本窃取的包括南海诸岛在内的中国领土归还中国的决议,1946年11月,中国政府派遣时任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率“前进舰队”南下,收复南海诸岛。11月24日凌晨,“前进舰队”副指挥官姚汝钰、参谋张君然率“永兴”号海岸巡防舰、“中建”号驶抵西沙群岛东部宣德群岛的林岛。按原定部署,人员登岛,运送物资,构筑工事,架设电台。姚汝钰、广东省接收官员萧次允和各界代表、驻岛人员,在日军建的炮楼附近为收复西沙群岛鸣炮升旗,以“永兴”号舰名重新命名林岛为永兴岛,并竖立刻有“永兴岛”的主权碑。张君然担任西沙群岛管理处主任达7年,此收复纪念碑是他后来重立的。

当初遥不可及的西沙,如今已不再遥远。

拨开历史的迷雾,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支舰队,一支1911年诞生于封建王朝残破末期的旧中国舰队。这支舰队“亮点”不多,收复西、南沙是其中之一。

下一页

半个月后,在琛航岛,一个雨过天晴的午后,我瞻仰了另一座刚刚落成的碑——“西沙之战革命烈士纪念碑”。

1974年1月19日,南越西贡当局不顾中国政府再三警告,悍然出动军舰、飞机,侵犯西沙群岛。我军英勇作战,击沉敌护卫舰一艘,击伤驱逐舰三艘,收复甘泉、珊瑚和金银三岛,全歼守敌,取得重大胜利,捍卫了国家的领土主权。海战中,冯松柏等18位同志血染海疆、壮烈牺牲。烈士墓位于小岛东端,水泥基座,纪念碑顶端是个红色五角星,正面镌刻八个鎏金大字:“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时任西沙巡防区主任刘喜中后来回忆:“我到任的第一件事,是建立琛航岛烈士纪念碑。我主张把海战中英勇牺牲的18位烈士的遗体安葬在岛的最高处,并把航标灯放在烈士纪念碑上,让烈士们永远活在西沙军民和我来往舰艇部队官兵的心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