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问彭斯:对华“全面冷战”你和特朗普打得了吗?

欧、日如此离心离德,世界其他喽啰根本指望不上。不管纳瓦罗和博尔顿、彭斯等鹰派们多么想全面冷战,但现实比人强,21世纪已不再是冷战分子大行其道的世纪。彭斯和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打不成对中国的世界性全面冷战,他们只能暂时地利用掌握美国执政权的几年时间,操纵美国单独折腾中国。但对于中国蓬勃发展的气势而言,一个美国显得太不自量力了。

图片 1

美国副总统彭斯最近表现很抢眼。

在白宫团队里,他们以诋毁中国、鼓吹贸易封杀为己任。

图片 2

|作者:温宪王媛媛凌云

继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全面对华冷战言论又借《华盛顿邮报》采访对中国撂狠话,说如果中国想要避免一场与美国及其盟友之间的“全面冷战”,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行为,从经济、军事和政治上按照美国的要求做出实质改变。

随着中美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经贸关系政治化的干扰因素不断突显,在奥巴马任内,从第一轮到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环球人物》记者看到了中美关系的曲折与复杂。而在2018年开始的这场贸易战,又将中美经贸关系推向悬崖。在白宫的团队里,副总统迈克·彭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罗伯特·博尔顿、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前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等人,更是以诋毁中国、鼓吹贸易封杀为己任。

这种口气,中国人很熟悉。博尔顿、纳瓦罗等人对朝鲜和伊朗经经常使用这种命令式、通牒式的语言。

图片 3

现在居然对中国也这样。搞错没有?!

彭斯,狂妄而荒诞的“二把手”

一、彭斯在替特朗普对中国发最后通牒

图片 4

在彭斯这次对中国出言不逊之前,特朗普主动给中国领导人打电话,以一种示好的姿态表示期待在阿根廷的会晤。中国国家主席大度地予以善意回应。各国股市为此深受鼓舞,还小涨了一下。

在今年2月举行的第五十五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副总统彭斯遭遇了尴尬的一幕。他说自己代表“伟大的自由捍卫者和强大的国防力量”,并说“我带来了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问候”,然后故意停下来,等待掌声。白宫网站公布的演讲稿中也明确标注,此句后面有“鼓掌”字样。但是1秒、2秒……5秒钟过去,场下依旧一片安静,完全没有任何声响,他只好继续说下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将这一幕形容为“尴尬的安静”。

但是,纳瓦罗立即就发表了与特朗普姿态相左的观点,主张对中国继续施压。

随后,彭斯以国家安全遭到威胁为由,先和德国“打擂台”,接着又指责中国,没想到立刻被中方驳斥。彭斯在演讲中声称华为产品存在所谓“安全威胁”,呼吁美国伙伴提高警惕,联合抵制华为。正巧中方演讲被安排在美方演讲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立刻在演讲中回应,中国拒绝“技术霸权”。

接着是彭斯直截了当地说,对于这次阿根廷G20峰会上的两国领导人会晤,特朗普会让达成协议的大门敞开,“总统的态度是,我们必须确定他们明白我们的立场以及我们打算做什么,这样他们才能带着扎实的方案前往阿根廷,处理双方共同面对的各项问题,不仅只是贸易赤字而已。”“如果要避免与美国进入冷战,这是中国最好的机会”。

彭斯还发表过一条推特,主题是所谓的“中国希望美国换一任总统”。美国网友一边倒的留言却让这条推特呈现出了喜剧效果。一位网名为“Lisa”的女士留言:“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另一位网名“keris”的网友接着挖苦他:“全世界都希望换一个美国总统,对了,就你不是吧!”
CNN的官方推特也引用了彭斯这条,网友留言依旧很整齐、很简短、很一致:“美国人都这样想!”“难道我们不这样想吗?”耶鲁大学教授斯蒂芬·罗奇指出,“我们为什么要把自身的问题责怪到别人头上?选举政治造成了政客的目光短浅。”

我不能不高度怀疑特朗普与纳瓦罗在唱双簧,而彭斯漫天要价、最后通牒式的隔空喊话当然是经过了特朗普授意。因为彭斯甚至把特朗普想要在特朗普和中国领导人会谈的问题清单都罗列了出来:除了贸易,中国还要就包括但不限于大范围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让、限制市场准入、不尊重国际规则和准则、试图限制国际航行自由以及对西方国家政治的干涉等议题做出让步。

图片 5

彭斯以其一贯颠倒是非的无赖态度,一边主动发起贸易战,对中国企业关闭市场,无理处罚,一边却要求中国不要对美国“限制市场准入”;把美国军舰入侵中国领海说成是“航行自由”;凭空捏造并多次重复中国“干涉西方国家政治”的谎言。大英帝国当年对晚清也没有无耻到这种地步。彭斯说美国要的不仅仅是承诺,而是结果。他和特朗普这一朝政府以同样的姿态对伊朗和朝鲜,都碰了一鼻子灰,到现在也没有洗干净。他凭什么相信中国会接受他这种无赖的要求呢?

博尔顿,没有底线的白宫主战派

彭斯说,除非中国承诺改变,否则美国准备在经济上、外交上和政治上升高对中国的压力。在被问到如果中国不同意按照“可以避免与美国全面冷战”的方式行事会如何?彭斯说:“那就顺其自然吧。我们就在这里。”

图片 6

我对彭斯的威胁没反应。不就是贸易战吗?双方已经在打,威胁加码已没有意义,最多是双方都对对方关闭市场。那也没什么,中国将会丢掉3亿多人的市场,而美国将丢掉13亿人的市场!至少我代表了一部分中国下层民众的心态。

有人说,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是个“不抱幻想的鹰派”。
一年多前,当美国总统特朗普挑选博尔顿担任自己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就在报道中准确地将博尔顿称为美外交政策的典型鹰派。报道称,在美中贸易摩擦和台湾问题上,博尔顿都采取了强硬立场。“他认为,北京有系统地在全球贸易中弄虚作假,占了美国市场开放的便宜。他还要求美国政府重新考虑与台湾接触时的‘自我限制’。”

至于“全面冷战”,美国更吓唬不了谁。彭斯及其身后的特朗普能展开的“面”是比较有限的,没有几个“盟友”,愿意跟随一个疯疯癫癫的美国总统玩冷战,即使是一度头脑发热的澳大利亚最近也明显“退烧”。

一年多过去,博尔顿果然显露本色,不仅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横加指责,最近还与台湾地区的安全事务负责人李大维会面。这是台安全部门负责人第一次与美国安全领域如此高级别的人进行会面。在5月2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表达了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其实,我认为这是特朗普借彭斯之口故伎重演,即在谈判开始前漫天要价,诱使、迫使对方出价高一点,根本目的还是想多得一点实惠而已。这种商人式的小狡诈,以善变着称的特朗普用了不止一次了。在中期选举受挫之后,特朗普实际上比谁都清醒:美国人已经用选票对他的现行政策说不了。如果特朗普不做出某些改变,那接下来他想连任的梦就不要再做的。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评论员英萨那说,在美中关系上,特朗普的一些顾问比总统本人走得更远。虽然特朗普本人关注的重点是贸易不平衡问题,这些顾问却把贸易战看成一场“新型冷战”。博尔顿就是特朗普身边“走得更远”的一个。

所以,当前最心虚的是特朗普,最害怕把贸易战进行到底的也是特朗普,败不起的还是特朗普!特朗普也许还想继续强硬下去,但美国人的选票比他强硬得多。因此,至少是暂时,特朗普需要和中国战术性贸易战休兵,以等待其他的机会再重燃战火。因为只有和中国贸易言和,才能重新把美国股市的牛皮再吹起来。

可笑的是,博尔顿有个弱点:经常信口开河。他认为“国家的生命”是肮脏、粗暴的,而“修昔底德陷阱”是大国的宿命。美国对华开打贸易战,造成美国股市下跌,农民利益受损,许多高科技企业也纷纷表达不满。美国媒体有评论称,博尔顿认为美国可以在和中国的贸易战中轻易占上风,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许多人对他自诩“主张自由贸易”颇感好笑。博尔顿的鲁莽作风,连很多共和党政要都看不惯。有段时间,他作为美方代表参加了朝核问题谈判,但在2003年因对朝鲜领导人出言不逊而丢了这个差使。

看破这一点,中国人大可从容一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第一时间对彭斯谈话的回应用了一个小排比:中国“不欠谁,不求谁,更不怕谁”!

图片 7

图片 8

国务卿蓬佩奥有“反华基因”?

很精彩。的确,对彭斯的一派胡言不需要太多废话。要合作大家就再谈,不想合作那就继续“战”就是了。当年朝鲜战争,双方打打谈谈,已经把路趟出来了。彭斯和特朗普玩不出新花样。现在我们就可以告诉彭斯先生,对华全面冷战,你和特朗普打不了,更谈不上赢。

图片 9

二、正在琢磨集体“独立”的欧洲,不会全力参与美国对华冷战

“我是美国第七十任国务卿,特朗普总统是第四十五任总统。历史上,我这个岗位的流动率高得多,几乎是两倍。”出席公开活动时,蓬佩奥不止一次使用这段开场白。尽管他目前并无丢官之虞,但他总喜欢强调自己的首要任务是为总统服务。自担任国务卿以来,蓬佩奥一直力挺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立场,在对华政策方面尤其如此。出访拉美、欧洲期间,蓬佩奥一路渲染中国“债务陷阱”“腐败陷阱”“网络安全陷阱”。种种出格做法,完全超出了美国传统对华政策的框架。一年多前,参议院对蓬佩奥出任国务卿进行听证期间,民主党参议员提出的最大反对意见是他身上政治气太重,难以提出独立、专业的外交政策。如今,华盛顿很多观察人士认为,蓬佩奥主政国务院一年的表现恰恰印证了当初的怀疑。

从特朗普气势汹汹地对世界张牙舞爪,一意孤行发起对中国的贸易战,我就引用老子的“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断言他将很快接近强弩之末。

身为美国的首席外交官,蓬佩奥不断助长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冲动,在许多战略性问题上欠缺理性思考。他如此毫无底线地攻击中国,充分说明当前美国对华政策出了问题。“通过激发特朗普最鹰派的本能,蓬佩奥可能成为一个更危险的国务卿。”一年前,特朗普发推文宣布由蓬佩奥接任国务卿时,塔夫茨大学教授丹尼尔·德勒兹纳撰文写道。

半年不到,预言印证:先是美股暴跌,把特朗普的牛皮内裤滑脱下来;然后是犹太教堂的枪声敲响特朗普的第一响丧钟;然后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夺走众议院。

图片 10

这三件事有着紧密关联。

班农,“麦卡锡主义”的幽灵

首先,特朗普的春药式经济政策已经显现失灵的征兆,靠经济鼓动起的民粹情绪和民族主义底气开始外泄,这对特朗普是釜底抽薪式的打击(特朗普现在应该知道,搞好一个国家的经济不像搞好一个公司那么简单,否则怎么会轮到他让美国再次伟大)。

图片 11

其次,教堂血案证明被特朗普激发出来的美国暴力和“内战”问题已十分严峻,民主、共和两党之间及其他政治倾向的政治力量,正在加剧美国分裂的态势。发展下去,美国再来一次类似南北战争那样的内战并非不可能。毫无疑问,这让特朗普基本无法实现国内团结。攘外必先安内。国内如此,特朗普哪有余力同时对付中国、俄国….还有已露去意的法国?还不说正在向美国浩浩荡荡开进的移民大军。

最近,在中美两国谈判最重要的关头,戏精上身的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恶意炮制了一篇长文,从六个方面妄言“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怂恿美国用关税大棒干到底,企图以此来讨好白宫,重返政治舞台。对于美中贸易摩擦,班农完全是戴上政治有色眼镜来看待的,并在大脑中将所有的经济活动都解码成“争霸战”。他与《美国了望》记者交谈时说,美国与中国正在进行经济战,“我们两国中的一个将成为未来25年至30年的霸主。对我来说,与中国的经济战就是一切,美国必须专注于此。”他还说,如果美国失利,“那么5年后,最多10年后,我们就将面对一个无法挽回的转折点”。

第三,最重要的,死对头占领了前沿阵地——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特朗普不得不开辟身后战场。这意味着如果特朗普没有“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能力,那他就将陷入两线作战,内外交困。可是,特朗普的政治、军事才能迄今并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明。内部,民主党不是好惹的,外部,好惹的都被美国惹完了,中国、俄罗斯、伊朗,哪个是好惹的?连朝鲜特朗普都没有找到太好的办法。

班农的这些观点和他对中国的敌意,从来都不是秘密。甚至连美国自身原因造成的经济困境,他都要怪罪到中国头上。在班农眼里,中国是个“千百万人被囚禁在劳改营”的地方,美中贸易摩擦是“根本冲突”,他要把中国“打回到第三世界”,并坚决反对“美国对中国妥协”。他呼吁美国和盟友必须团结起来,共同遏制所谓中国的“全球性野心”。《华盛顿邮报》等多家媒体评论说,班农被中国的崛起“折磨”着,“已处于癫狂状态”。彭博社认为班农是“美国政治领域最危险的人”,批评他支持特朗普执政以来作出的所有极端决定。《世界报》更是直言不讳:“流氓史蒂夫·班农主要依靠他的政治言论复活。”

有此三事,特朗普哪来的底气要对中国“全面冷战”?

班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上世纪50年代,曾造成美国社会严重分裂、人人自危的麦卡锡参议员“不是恶棍”,在反对“共产主义渗透”的十字军运动中,“他的做法是正确的”。这些话,让人们感到“班农”们无下限的可怕,让人恍惚有“麦卡锡主义”幽灵回归美国的感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