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蛟龙突击队:宁舍此生,不负使命

这个春节,一部名为《红海行动》的大片燃爆军营内外。

图片 1

观影后,李飞飞兴奋极了。作为蛟龙突击队刚下连的“00后”新兵,李飞飞刻意压抑着激动,到处找老兵们打听:咱蛟龙突击队真这么牛?!

“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闹海”是蛟龙突击队的特质。今天的蛟龙突击队,涌现出黎伟、李烨睿、李冰峰、龚凯峰等一批蛟龙猛将,正书写着独特的“蛟龙”故事、诠释着独有的“蛟龙”精神。新时代,在习近平强军思想指引下,蛟龙突击队必将不负使命,不断用血性擦亮“蛟龙”名片。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李飞飞此刻的心情,也是许许多多看完《红海行动》观众们的第一反应。

记者探营海军陆战队某旅,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蛟龙突击队——

这部根据“也门撤侨”真实事件创作的电影,自大年初一在全国上映以来,引起了广泛关注。中国海军蛟龙突击队——这支公开报道很少出现的神秘部队,也随之走进全国观众视野。该片的军事顾问和军事指导,均是蛟龙突击队成员。

宁舍此生,不负使命

作为中国海军一支海上特种作战力量,蛟龙突击队担负的使命任务不言而喻。为了“随时上战场、随时能打仗”,每一名蛟龙突击队员都经过千挑万选、千锤百炼。

■解放军报记者 陈国全 通讯员 曾宪洲 翟思宇 曹可轩

李飞飞是导演林超贤的粉丝。继《湄公河行动》之后,他一直期盼着林超贤执导的这部《红海行动》早日上映。不料,这个“梦想”被他的班长尹龙率先实现了。

2017年6月,海军蛟龙突击队在进行障碍训练。在蛟龙突击队,每一名队员都经过千挑万选、千锤百炼。
马晨晓摄

原来,在全国院线正式上映前,《红海行动》拍摄组专门赶赴三亚海军部队举行专场慰问活动,并特地邀请了营长周军和班长尹龙等人去观看首映。

两个“00后”的相遇

尹龙观影回来后,李飞飞跟在身后,好奇地问这问那。谁知,班长一脸神秘,笑着和他说:“看电影前,先到咱们的荣誉室参观一下。”

李飞飞有时候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成为中国海军特战部队中的一员。

直到几天后,看完电影的李飞飞才真正明白班长的深意。观看影片时,李飞飞的脑海里会不由闪现荣誉室里的一个个荣誉、一段段文字、一张张面孔——

“蛟龙突击队”的神秘气质和响亮名头,双重加持着这位“00后”新兵,时而让他热血沸腾,时而让他荣耀自豪。

《红海行动》中的主要情节,只是他们这支部队建设成长史上的一个章节;影片里的主人公,只是他们这支部队众多面孔中的普通一员。

但很快,李飞飞尝到了另一种味道——苦和累的味道。

这些面孔,包括曾在国外学校接受生死考验的支亚峰。他曾在激烈的枪声和令人窒息的催泪瓦斯烟雾中,被赶到海里泡海水、喝海水,他创造的水下憋气6分钟,至今无人打破。

每天,他要限时做300个俯卧撑、200个蛙跳、100次引体向上,还要跑几次400米障碍。一个月还不到,连队就统一组织了他们这拨新兵10余次武装越野,这还不算几次负重行军训练。

这些面孔,包括营救图瓦卢籍OS35号货轮的龚凯峰。他和战友们曾在距离海盗枪口不到一米的危急情况下,英勇突击,将海盗擒获。

在接下来的1至2年,李飞飞还要熟练掌握海、陆、空多达上百件武器装备的使用,学习跳伞、爆破、潜水、攀登、滑雪等本领……

这些面孔,还包括更多走出国门执行海外撤侨、护航、联演等多项任务的蛟龙突击队员们……

“一钻林、二上天、三下海”——每天晚上,一身疲惫的李飞飞躺在床上,一边念叨着这句目标,一边暗自感慨:蛟龙突击队员的锻铸之路果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

李飞飞明白,正是这些面孔,用忠诚和血性一次次擦亮蛟龙突击队这张名片。

这位出生在新世纪,伴随着共和国最新成就、汲取着最好营养的年轻人,来到蛟龙突击队之后,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记住,你们是用‘特殊材料’铸成的!”

那一刻,李飞飞暗下决心:早日变成那些“普通面孔”中的一员。

李飞飞曾问班长
“特殊材料”的含义。班长回他一句话:“担负特殊使命,必须把自己锤炼成‘特殊材料’!”

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会对实现这个目标的艰难感同身受。从新兵入伍开始,血与火、苦与累、险与难的生死考验,将伴随着蛟龙突击队员的整个军旅生涯。他们必须经历一系列严苛的特种课目考验,才能逐步成长为一名“能操舟驾艇、可上天入海”的特战精兵。

18岁的李飞飞或许不知道,他所加入的“特殊材料”打造的蛟龙突击队,堪称他的“同龄人”,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00后”——李飞飞出生2年后,蛟龙突击队才应运而生。

“班长,你说我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蛟龙突击队员吗?”

某种意义上,两个“00后”的相遇,正是新时代强军故事的一个典型缩影。

看着李飞飞坚定而渴望的目光,尹龙想起了8年前自己刚入伍时的情景。

“我是蛟龙突击队这所学校毕业的”

“当然可以!”尹龙说,“你只需要做好一个准备就够了——吃很多很多的苦。”

一上训练场,李飞飞就感到“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记者探营海军陆战队某旅,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蛟龙突击队——宁舍此生,不负使命

先扛起圆木冲刺100米,再扛起轮胎和弹药箱各冲刺400米,李飞飞和战友顾不上喘息,在班长尹龙的喝令下,又在跑道上推起了猛士车。最后,他们在沙石地上爬了一圈战术……

记者陈国全通讯员曾宪洲翟思宇曹可轩

看着眼前这群新兵疲惫的神情,尹龙不为所动。在他看来,这只是蛟龙突击队极限体能训练的寻常一幕。当年,一次手榴弹投远训练,至今仍是他的刻骨“记忆”。

图片 2

当时,尹龙是全连为数不多的能投过30米的人。

2017年6月,海军蛟龙突击队在进行障碍训练。在蛟龙突击队,每一名队员都经过千挑万选、千锤百炼。马晨晓摄

第一次,37米,班长谢培亮说让他再使点劲,争取超过40米;第二次,38米。排长为了激励他,站在40米的地界上冲他吼道:“砸不中我你就不是男人!”这下尹龙急了。他把右手的手榴弹换到左手,往右手手心吐了一口吐沫,单手搓了搓,拿回手榴弹使劲一扔,41米!

两个“00后”的相遇

全连沸腾了!顷刻间,一股自豪感在尹龙心中油然而生。谁知就在这时,连长支亚峰冲上前,一脚把他踹倒在地。

李飞飞有时候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成为中国海军特战部队中的一员。

“你不要命了!你知不知道手榴弹实投过程中,下面的拉环是套在小拇指上。你还换到左手,那岂不是拉响了手榴弹!去,到400米沙石路上低姿匍匐100米!”

“蛟龙突击队”的神秘气质和响亮名头,双重加持着这位“00后”新兵,时而让他热血沸腾,时而让他荣耀自豪。

尹龙在沙石路上爬了100米来回,心想“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对,连长说得对”。回来之后,支亚峰又让他高姿爬了50米来回。这一次,他憋在心里的情绪快要爆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但很快,李飞飞尝到了另一种味道——苦和累的味道。

本以为“噩梦”就此结束,谁料刚起来,支亚峰又让他叼着手榴弹冲刺400米。他一边跑,眼泪哗哗流个不停……

每天,他要限时做300个俯卧撑、200个蛙跳、100次引体向上,还要跑几次400米障碍。一个月还不到,连队就统一组织了他们这拨新兵10余次武装越野,这还不算几次负重行军训练。

跑到300米的时候,全连已经带走开饭。班长谢培亮吼住了他。空旷的操场上只有他们两人。

在接下来的1至2年,李飞飞还要熟练掌握海、陆、空多达上百件武器装备的使用,学习跳伞、爆破、潜水、攀登、滑雪等本领……

“连长说,你是个好苗子,可以好好培养一下。”尹龙没吭声,但心中的情绪就像雾霾一样,被这句话全部吹散。那一刻,他在心中发誓:“我一定要成为这里最强的兵!”

“一钻林、二上天、三下海”——每天晚上,一身疲惫的李飞飞躺在床上,一边念叨着这句目标,一边暗自感慨:蛟龙突击队员的锻铸之路果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

从那以后,尹龙真正把蛟龙突击队当成锻铸自己的学校。

这位出生在新世纪,伴随着共和国最新成就、汲取着最好营养的年轻人,来到蛟龙突击队之后,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记住,你们是用‘特殊材料’铸成的!”

如今,尹龙早已用信念把自己和蛟龙突击队牢牢粘在了一起。环太军演、中巴联演、中沙联演……每次与外军同行打交道时,他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蛟龙突击队这所学校毕业的!”

李飞飞曾问班长“特殊材料”的含义。班长回他一句话:“担负特殊使命,必须把自己锤炼成‘特殊材料’!”

“吃尽万千苦辣,只为祖国荣光”

18岁的李飞飞或许不知道,他所加入的“特殊材料”打造的蛟龙突击队,堪称他的“同龄人”,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00后”——李飞飞出生2年后,蛟龙突击队才应运而生。

在李飞飞的眼里,班长尹龙既是教官,还是“神一样的人物”。但在尹龙的眼里,“神一样的人物”却是时任连长支亚峰。

某种意义上,两个“00后”的相遇,正是新时代强军故事的一个典型缩影。

成为“极限体能VIP”的那段时间里,尹龙当真是被支亚峰“吓”坏了。冬日的南国虽比不上北方大漠冷得透骨,但也是寒风阵阵。支亚峰让他们扛着圆木在操场上奔袭,同时还用准备好的冰水不停地浇他们身体。

“我是蛟龙突击队这所学校毕业的”

一次训练,一个队员由于被冰水浇后迈不开步子,扛着弹药箱跑得有点慢,连长支亚峰上去就把他按倒在地上。当时尹龙就想,自己千万别跑慢了,千万别被逮到!

一上训练场,李飞飞就感到“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尹龙知道,自己所遭受的训练折磨,和连长遭受到的比起来简直算不上什么。

先扛起圆木冲刺100米,再扛起轮胎和弹药箱各冲刺400米,李飞飞和战友顾不上喘息,在班长尹龙的喝令下,又在跑道上推起了猛士车。最后,他们在沙石地上爬了一圈战术……

虐俘训练是支亚峰在国外留学时遭遇的最残酷的课程,它要求不管“敌人”用什么方法严刑拷打、折磨、侮辱,都不能透露任何机密,否则就要被淘汰。

看着眼前这群新兵疲惫的神情,尹龙不为所动。在他看来,这只是蛟龙突击队极限体能训练的寻常一幕。当年,一次手榴弹投远训练,至今仍是他的刻骨“记忆”。

迎接支亚峰的是最为黑暗的3天3夜。

当时,尹龙是全连为数不多的能投过30米的人。

“敌人”把脱光了的支亚峰拉到沙石路上,拖了几十米远。没有衣服遮挡,他的身上被石子划出了一道道的口子。接着“敌人”把他扔进布满荆棘的泥水坑里,又把他捞上来倒吊在树上,用带刺的树枝抽打他的身体,往他的身上浇糖水任蚊虫叮咬,让他跪在河水里挨冻……

第一次,37米,班长谢培亮说让他再使点劲,争取超过40米;第二次,38米。排长为了激励他,站在40米的地界上冲他吼道:“砸不中我你就不是男人!”这下尹龙急了。他把右手的手榴弹换到左手,往右手手心吐了一口吐沫,单手搓了搓,拿回手榴弹使劲一扔,41米!

长时间的折磨让支亚峰开始产生幻觉。但是,他始终没有招供,脑子里只有两个字:中国。

全连沸腾了!顷刻间,一股自豪感在尹龙心中油然而生。谁知就在这时,连长支亚峰冲上前,一脚把他踹倒在地。

从那以后,“支亚峰”便成为一个让该国海军特种部队学校教官们熟悉的名字。

“你不要命了!你知不知道手榴弹实投过程中,下面的拉环是套在小拇指上。你还换到左手,那岂不是拉响了手榴弹!去,到400米沙石路上低姿匍匐100米!”

宁舍此生,不负使命。在支亚峰的身上,尹龙看到了一种精神:“吃尽万千苦辣只为祖国荣光。”

尹龙在沙石路上爬了100米来回,心想“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对,连长说得对”。回来之后,支亚峰又让他高姿爬了50米来回。这一次,他憋在心里的情绪快要爆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孤胆利刃,舍我其谁”

本以为“噩梦”就此结束,谁料刚起来,支亚峰又让他叼着手榴弹冲刺400米。他一边跑,眼泪哗哗流个不停……

在蛟龙突击队,让新兵咬牙坚持下去的秘诀之一,便是听老班长讲故事。

跑到300米的时候,全连已经带走开饭。班长谢培亮吼住了他。空旷的操场上只有他们两人。

那天,李飞飞听到的是队员代威的故事。

“连长说,你是个好苗子,可以好好培养一下。”尹龙没吭声,但心中的情绪就像雾霾一样,被这句话全部吹散。那一刻,他在心中发誓:“我一定要成为这里最强的兵!”

那是一次护航,眼看队友要被甩出掉入冲锋舟和可疑船舶的夹缝里,代威没有半点迟疑,闪电般徒手把战友从死亡线拉了回来。他付出的代价是:右手肘骨折。

从那以后,尹龙真正把蛟龙突击队当成锻铸自己的学校。

由于右臂撕裂韧带已经畸形愈合,他的手臂至今保持了172度的状态。代威说,这种行为是他的本能,无需多想。如果非要剖析,那得归功于“蛟龙魂”。

如今,尹龙早已用信念把自己和蛟龙突击队牢牢粘在了一起。环太军演、中巴联演、中沙联演……每次与外军同行打交道时,他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蛟龙突击队这所学校毕业的!”

班长尹龙告诉李飞飞,“蛟龙魂”是蛟龙突击队自组建以来所有先进典型的“红色队史”。从张根元到徐向贤,从施祖定到林乔伟,从周军到支亚峰,再到李烨睿……他们的先进事迹都被印成了文字,镌刻在蛟龙突击队的光荣榜上。

“吃尽万千苦辣,只为祖国荣光”

尹龙说,这个光荣榜上的名字还在不断增加:王虎头、黎伟、李冰峰、洪玉强、龚凯峰……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在孤身一人奋力作战之时,都有一种舍我其谁的决心和雄心,坚决完成肩负的使命任务。

在李飞飞的眼里,班长尹龙既是教官,还是“神一样的人物”。但在尹龙的眼里,“神一样的人物”却是时任连长支亚峰。

凡树有根,方能生发;凡水有源,方能奔涌。“孤胆砺刃,舍我其谁”,就是“蛟龙”们信仰的种子、精神的谱系、制胜的密码,更是蛟龙突击队的精神基因。

成为“极限体能VIP”的那段时间里,尹龙当真是被支亚峰“吓”坏了。冬日的南国虽比不上北方大漠冷得透骨,但也是寒风阵阵。支亚峰让他们扛着圆木在操场上奔袭,同时还用准备好的冰水不停地浇他们身体。

每天操课,李飞飞和战友都要从“功臣路”上走过。“功臣路”的两旁矗立着醒目的红色灯箱,灯箱上印着光荣榜上的队员。

一次训练,一个队员由于被冰水浇后迈不开步子,扛着弹药箱跑得有点慢,连长支亚峰上去就把他按倒在地上。当时尹龙就想,自己千万别跑慢了,千万别被逮到!

每次训练累到极限的时候,李飞飞都喜欢到“功臣路”上走走。对于这个新兵来说,成为“孤胆砺刃,舍我其谁”的蛟龙突击队员,注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这条路上,仿佛有汲取不完的能量。

尹龙知道,自己所遭受的训练折磨,和连长遭受到的比起来简直算不上什么。

一部《红海行动》燃爆2018年的春节,一支神秘部队走进全国观众视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